• 作者:ssjz0789
  • 积分:52
  • 等级:学前班
  • 2020/11/24 14:19:08
  • 楼主(阅:53/回:0)惟美无界—当代朝鲜油画精品展 · 苏州

    展览主题:

    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特别策划

    惟美无界—当代朝鲜油画精品展 · 苏州

    金日成诞辰100周年美术节入选作品回顾展 · 今朝云展厅

    11月24日开展

    至12月18日

    苏州市第二工人文化宫

    2020—11.24

    朝鲜艺术,流变中的输出

    包贵韬(策展人/艺术评论家)

    历史的,文化的,尤其是政治的现实,是当下朝鲜艺术阐释的出发点。众所周知的当下朝鲜才是朝鲜艺术发声的语境。另外,朝鲜半岛虽然由北纬38°线分成两个国家,但事实是一九四八年以前的朝鲜半岛艺术史,分别是当前朝鲜半岛这个单一民族的两个国家的艺术源头。也就是说一九四八年之后的七十多年时间,朝鲜半岛上两个国家的艺术才是各自秉持各自意识形态发展的时间,如此一来较之漫长的朝鲜半岛艺术史的源流,韩国、朝鲜的艺术的各自发展,仍不过是一种“幼年”状态。这是朝鲜艺术史重要的背景之一。还有新的情况和背景则是一九九五年之后,朝鲜艺术大规模输出中国,这一现象对当下朝鲜艺术产生巨大影响。所有这些,对于朝鲜艺术研究而言,是必须要清晰的。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朝鲜国内发生经济困难,是后来朝鲜艺术大规模输出的一个动因。由于朝鲜国内艺术品没有市场化,所以朝鲜艺术输出后的市场价格有某种优势。无论是面向非洲、东南亚或者欧洲一些国家的市场,还是后来比较集中于中国市场,价格优势始终是朝鲜艺术一个竞争力。这种因经济困难而导致的市场行为,使朝鲜艺术在近三十年的时间内,几乎“倾巢”。所谓倾巢是指除去在博物馆、美术馆的国家收藏之外,能够卖出的美术类作品,几乎全部卖出。甚至还包括部分可能出自收藏部门库房内的藏品。因为时间较长,事实上对一九五三年以后的朝鲜艺术的研究产生了较大的影响。至于后来不断派出画家代表团出国交流,实际上已经间接证明能卖的差不错卖完。

    众所周知,朝鲜艺术家的创作基本上都归国有,艺术家们在没有中国市场需求之前,对个人作品的个人保留并非很在意。当然也有很多师承、传承意识较强的艺术家族会很好的保护自己或者长辈的作品,把上交国家的和自己家族留存的两件事都做得很好。现在已经知晓,即便后者有过两代以上艺术家的艺术家族,其家藏作品从一九九五年至二0二0年这一区间,也基本上都卖到中国。这一情况从近三十年中国市场每一阶段的特点就可以看出。这还不包括部分操守很差的艺术家反复重复了代表性作品,以及相当数量的假的仿的作品。也就是说各种情况都指向了此次朝鲜艺术输出的“倾巢”行为,作为亚洲艺术史、艺术市场史的一个事件非常罕见,几无先例。

    从文献资料佐证来看,对应朝鲜出版的几种艺术家辞典,除去一九四八年年以前的近现代以及古代艺术家,截止一九九五年前后或再晚近至二00五年前后,大约有近数百位艺术家作为朝鲜较为重要的艺术史人物存在。比对之后,这些人的作品几乎都出现在各种输出的名单上。其中包括各创作社,相关贸易会社以及艺术家家属等等。应该说作品数量庞大。而且,这些名单,还不包括一九九五年之后的所谓中青年艺术家作品的输出,因为这些人并没有出现在此前编辑或还没有资格进入所谓知名艺术家辞典上。尽管另外一个事实也很清楚,即他们因为朝鲜艺术输出和本人可以抵达中国创作。其中许多人的影响力,早已超过他们的前辈艺术家。而且有些还被中方专业机构代理。

    如上情况已经清晰说明,无论朝鲜艺术什么特征、风貌怎样,已经事实上获得了全球第二大艺术品市场认可,当然同时也获得了全球其它艺术市场的认可。后者因为没有太多反馈信息,较难进入分析而已。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现在亚洲艺术史范畴的朝鲜艺术显然是被边缘化的,也就是说研究者们将朝鲜艺术归类于意识形态所左右的现实之后,就不在有更多关切,殊不知,二战后美国诸多新艺术流派也恰恰是深受意识形态影响或被招安。这是另外的话题。总之,当下的情况是朝鲜艺术以朝鲜艺术固有的风貌为外界所接纳。这里面就存在着艺术史现象和艺术品市场现象两个视角,都需要通过深入研究,为当下亚洲艺术范畴增添极具特色的篇章。

    无论是市场前提的艺术输出还是学术前提的艺术输出,本质上都是一种双向的交流。朝鲜艺术也不例外。虽然朝鲜政体的情况会让所谓交流在吸收外界影响上面有些迟滞,但事实上一九九五年以后经由作品输出加之艺术家本人出国创作的原因,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艺术家意识到“学习”的重要性。也即应该吸收某些他们此前不太关切的或难以关切的艺术风格或理念。从而更好地以艺术创作与市场与藏家呼应。所以,近三十年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反馈,已经事实上确切了那些重要的朝鲜艺术家。他们的创作在观念和手法上,已经逐渐形成了诸多新的动向,并得到中国藏家的认可。这里我们就不点出这些艺术家的名字了。事实上,他们已经成为真正国际化的朝鲜艺术家,并代表了朝鲜艺术当下的价值。

    也就是说,一方面朝鲜意识形态比较强的艺术,以及当前在朝有一定影响力的艺术家们的作品,得到了藏家们的关注。另一方面,中青年艺术家经由艺术输出和出国交流,不断适应和顺应国际艺术品市场的趋势,进一步融入国际化、主动国际化。两种情况都以巨大的作品数量和近三十年的可持续发展验证了朝鲜作为亚洲艺术大国的艺术能量。所以,在当下朝鲜社会现实的前提下,朝鲜艺术已经走上国际化之路,并且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这些都不应被回避和忽视,尤其是在当前朝鲜艺术输出前提下的继续发展,必将为全球化时代的国际交流带来完全不同已往案例,非常值得重视和研究。艺术今天仍是人类精神金字塔的尖顶部分,有了朝鲜艺术国际化的汇入,这个金字塔尖顶,当然会更加璀璨夺目。

    支持单位:

    中国民主促进会苏州市委员会

    中国民主促进会丹东市委员会

    主办单位:

    辽宁国际文化经济交流中心

    苏州对外文化交流促进会

    承办单位:

    吴门美术馆

    今朝美术馆

    公益支持单位:

    上海梦想成真公益基金会

    独家法律顾问单位:

    国浩律师(苏州)事务所

    策展人:谢洪正

    联合策展人:胡耀中

    学术主持:包贵韬

    展览时间:

    2020.11.24-2020.12.18(10:00-22:00)

    展馆:苏州市第二工人文化宫(一楼多功能展厅)

    地址:苏州市相城区玉成路219号

    咨询热线:400-008-0415



    目前不允许游客回复,请 登录 发表言论。